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金马论坛 > » 信息列表金马论坛

【深度】从中超公司到职业联盟中国足球联赛进入新纪元

发布日期:2019-10-27 13:34   来源:未知   阅读:

  “我把组建职业联盟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目前,我们已经成立了筹备工作小组,目标是在今年10月把职业联盟组建起来。”

  在借助这次联赛间歇期与中超各位总经理碰头会面后,“传说中”的中超职业联盟,开始以官方的口径见诸报端。

  刘奕表示,各项工作目前推进顺利,中超职业联盟将于2019年年底前正式挂牌成立。届时,中国足协不会持有职业联盟的任何股份,足协只会在重大决策中拥有一票否决权。

  足协辅助,联盟自主,当中国足协的上层领导班子完成更替后,中国男足顶级职业联赛的经营与管理,也将在新鲜事物的推动下迎来新时代。

  除了中国国家队征战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中超联赛职业联盟的初创与起步,无疑就是中国足球这个秋天的另一大主题。

  按照职业联盟筹备组召集人黄盛华的说法,职业联盟的下一步工作,就是网罗专业领域最好的人才,包括现在效力于职业联赛运营方——中超公司的员工,职业联盟都会在工作交接中予以接纳。

  据《东方体育日报》报道,现任广州富力俱乐部投资人张力很有可能成为职业联盟的首任CEO;原新浪体育的总经理魏江雷,以及原江苏苏宁俱乐部的总经理刘军,则将各司其职,走上总监岗位,二人或将分别负责商务开发和竞赛体系的工作。

  从IMG高级副总裁刘奕、广州富力副董事长黄盛华,到俱乐部投资人、总经理和门户网站频道高管——迄今为止,尚处于筹备期的职业联盟留给外界的印象,不再是传统的仕途和官位,而是更具有市场属性的专业资质。

  换言之,职业联盟未来的使命与任务,就是要让中超联赛在保证竞技水平的情况下,成为一个更具有商业、娱乐和社会价值的品牌。

  在原公司内部,他曾经被称为“新浪体育的推销员”,当这个老牌门户网站在体育版权的蒙眼狂奔时代失去先手时,他的所到之处就是要为新浪体育的自主赛事招商引资,提高价值。

  魏江雷与新浪体育最成功的自主IP,莫过于得到了国际篮联认证的3X3黄金联赛,无论线上线下,这项起初的草根赛事都在流量和人气方面留下了突出的成绩。

  两年前,在新浪体育自主举办的5X5足球黄金联赛西安站上,亲自助阵的魏江雷这样说道:“我们举办这个联赛的目的,就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中国人关注足球,喜爱足球,能够亲身参与其中。你们看多了,踢得多了,中国足球就更有希望了。”

  早在2015年3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的出炉与通过,就预示着管办分离和政社分开的持续推进。

  该《方案》中提到:“建立具有独立社团法人资格的职业联赛理事会,负责组织和管理职业联赛,合理构建中超、中甲、中乙联赛体系。中国足球协会从基本政策制度、俱乐部准入审查、纪律和仲裁、重大事项决定等方面对理事会进行监管,派代表到理事会任职。理事会派代表到中国足球协会任职,参与有关问题的讨论和决策。”

  对于这项由高层提出的建议,中国足协曾经做出过相关决策:大约在三年前,相关负责人就着手组建了中超职业联盟的筹备组,而现任足协主席陈戌源,还一度担任了筹备组的组长。

  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商议后,由于中国足协未能与筹备组达成方向性的一致,相关工作也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推进,遂搁置至今。

  据《足球报》透露,“双方对一些原则性的条款各不相让”,筹备组希望借鉴海外先进职业联赛的经验,将自主权利和品牌效应推至最大化。

  很显然,不同于那时的分庭抗礼,当力主改革的陈戌源从筹备组组长摇身一变成为足协主席后,职业联盟事宜的重新启动,算得上顺理成章。

  经过长时间的摸索与总结,《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对中国足球的影响,开始以更专业的人事任命和方针政策,推动着职业联赛和国家队的发展。

  从2016到2019年,中国足球的环境一直在发生着变化,或许相较于那时的金元泡沫,职业联盟在此时此刻的兴师动众,拥有着更为理想的社会和品牌基础。

  在今年3月德勤财务咨询部门发布的《中超联赛——2018商业价值评估白皮书》中,中超联赛的商业价值创造历史新高。

  作为这个顶级联赛的运营主体,中超公司在2018年的总收入达到15.93亿元,相较于联盟初始期增长了将近三十倍。

  特别是在体奥动力将中超带入“5年80亿元”的天价时代后,依仗于版权辐射全球、商业介质的增加以及社会影响力的增长,越来越多的赞助品牌,愿意与中超公司、中国足球产生深厚的交集。

  具体到2018年,中超的总赞助收入达到创历史纪录的4.65亿元(年复合增长为31%),数量为11家,包含了一家冠名商,六家官方合作伙伴和四家官方供应商。鉴于目前的赞助权益仍有库存,中超还可能会在近年增加一到两个合作伙伴。

  德勤财务咨询部门表示,足球依然是中国体育市场的最大IP,预计国内本土赛事赞助市场规模在2022年达到42.4亿元时,足球赞助的规模也将达到22.7亿元,占到体育赞助规模的54%。

  关于好事多磨的中超职业联盟,由于诸多事宜还处于起步和筹备阶段,舆论内外的反馈还是多以观望为主。

  知名媒体人颜强就表示:“关于职业足球联盟的各种说法,都来自足协,这在职业足球联盟的产生流程上,其实有些奇怪……足协,以及职业联盟所依托的社会基础——球迷,应该是这个联盟的监管监督者。足协在未来的职业联盟中有一票否决权,球迷,或者说球迷利益的代表,是否也应该具备一席之地?”

  至于业内人士提出的其它问题,也大抵与金字塔体系之内的生存与维系有关。毕竟,如果让职业联盟脱离开略显虚无的宏观概念,这个组织之于中超俱乐部和从业者的最大意义,就是在更自由的空间下,谋取更多合理合法的利益。

  众所周知,中国足球从来不是能为投资人带来直接回报的领域,纵然是冠军拿到手软、名声早早出圈的许家印和广州恒大淘宝,也无法摆脱连年亏损的财报。

  不久前,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发布了俱乐部半年报,整个上半年的亏损达到7.1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0.82亿元。

  这份年报中写道:“上半年亏损主要原因是引进球员的薪酬及转会成本仍处于较高水平,导致公司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

  背靠恒大集团和阿里巴巴两大巨头,持续亏损的恒大淘宝并不会因为生存问题而感到头疼,但对于中超联赛和中国足球而言,当这个联赛最成功的俱乐部都无法从相关产业中获取利益时,所谓足球规律和长远发展,都只是不值一提的空谈。

  中超俱乐部的投资人大多对英超联赛的建制模式青睐有加,多年以来,生财有道的英超联盟将这个联赛打造为全球品牌影响力最大的足球职业联赛,无论本地和海外的版权收入,都能将其它四大联赛远远甩开。

  依仗于由英超联盟分配的现象级的版权营收,就算是英超联赛的保级和降级球队,也依然能从联盟手中分得1亿英镑上下的收入——这个数字放在其它联赛甚至能位居上游。这样的机制与环境,无疑是中国足球艳羡的存在。

  整整14年前,注册成立一波三折的中超公司,出现在中国职业联赛的大事记中。彼时,肩负着联赛商务开发任务的中超公司(后在2014年全面接管联赛),注册资金为200万元,足协出资72万元,占到了36%的股份。六合开奖结果

  由于《章程》规定,必须达到所占股份66%以上的股东同意才能修改章程(所有俱乐部股份之和也只有64%),名义上代表俱乐部利益的中超公司,不过是中国足协权力矩阵的又一个投射。多年以来,无论低谷期抑或发展时,鲜有话语权的俱乐部们,也只有依靠金主的投怀送抱,不断推倒重来。

  时至今日,当中国足协终于宣布要让出股份、退出联赛的日常管理时,即将在历史长河中取代中超公司的职业联盟,已经准备推开新世界的大门。

Power by DedeCms